加盟热线:13802154217
托管教育
当前位置:主页 > 托管教育 >
怎样办好暑期托管?教育部如何要求?怎样落到实处?

       日前,

       教育部印发

       《关于支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的通知》,

       进一步引导支持有条件的地方

       积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工作。

       《通知》明确了哪些原则?

       提出了哪些要求?

       如何办好暑期托管?

       记者采访了多位专家、

       地方教育部门负责人、教师。

       7月5日,南京市长江路小学学生在爱心公益暑托班上课。新华社发

       回应需求,也要保障教师权益

       校外培训?老人帮带?每当暑假临近,总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双职工等家庭子女暑期“看护难”问题衍生出利益市场,一些机构以“看护”之名,行“补习”之实。

       对此,中国教育学会秘书长杨银付表示:“人民有所呼,改革有所应。教育部下发通知引导支持有条件的地方积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工作,这是减轻家长负担、解决人民群众急难愁盼问题的创新举措,是新时代新阶段办好人民满意教育的实实在在的行动。”

       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薛海平认为,学校暑期托管服务由政府牵头,以学校为主要承担机构,收费低廉,彰显了暑期托管服务的公益性,充分发挥了学校在师资、场地、办学等方面的独特优势,是课后托管服务在假期中的延伸。“教育部在暑期到来之际出台一份指导文件明确暑期托管原则,划出其边界,非常必要。”

       《通知》一经发布,立即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其中,“引导教师志愿参与”关注度很高。《通知》明确,不得强制要求教师参与学生暑期托管服务,对志愿参与的教师应给予适当补助。要统筹合理安排教师志愿参与托管服务的时间,保障教师权益。该项要求直接打破了此前“取消教师寒暑假”的谣言,让许多人直呼“及时”。

       但也有人担忧:“自愿报名的教师会不会太少?落实的时候会不会变成强制参与?”

       “教师在尚未清楚了解政策的情况下或许就会存在各种疑虑,因此需要做好政策传达和解读工作。”薛海平说,首先,从各地出台的暑期托管政策来看,并不是要求教师投入整个假期,每一期托管仅占10多天。其次,并不是所有学校、所有教师都要参与,而是鼓励有条件的学校积极承担。

       《通知》中另一个“不得强制”指向学生群体——坚持学生自愿参加。暑期托管服务主要面向确有需求的家庭和学生,并由家长学生自愿选择参加,不得强制要求学生参加。

       “家长应该与孩子做好沟通,尊重孩子的意愿。”中国教科院研究员储朝晖建议。

       看护为主,还要贴近“暑假”

       “您给孩子报名暑期托管了吗?”

       面对这一询问,一些家长表示先保持观望。“不清楚学校托管的具体内容”“如果只是和平时一样在教室里坐着,不如不去”……

       北京某学校五年级学生家长刘女士目前并未选择暑期托管服务。她告诉记者:“孩子还是希望暑期能更自主地安排时间。我们家长也希望暑期托管不只是写作业,能多组织戏剧、体育、音乐、美术等素质拓展活动。”

       托管“管”什么,《通知》明确,托管服务应以看护为主,确保学生能够得到充分休息。提供托管服务的学校应开放教室、图书馆、运动场馆等各类资源设施,在做好看护的同时,合理组织提供一些集体游戏活动、文体活动、阅读指导、综合实践、兴趣拓展、作业辅导等服务。

       暑期托管会不会办成披了马甲的“补习班”?《通知》特别强调,“不得组织集体补课、讲授新课”。

       “假期不是学期。”在储朝晖看来,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需要高度重视这一成长机遇,尽量安排学生自主学习、自主管理。

       薛海平也建议,暑期托管要体现“假期”特色。“可以考虑多提供一些区别于学期中的更轻松愉悦的托管内容。这也要求活动、课程设计要更加科学。同时,要将暑期托管纳入督导范畴,防止集体补课等问题。”

       拓宽思路,吸纳更多力量

       交给学校一托了事?绝非如此。

       《通知》提出,要积极引导家长关心重视孩子暑假生活,尽量抽出一定时间,加强亲子陪伴、交流互动,使孩子的暑假生活更加丰富多彩。积极会同共青团、妇联、工会、社区等组织,通过多种途径、多种形式提供学生暑期托管服务。

       “‘假期管护’难题,需要学校、家庭、社会齐心合力才能‘排忧解难’。”广东省教育厅副厅长李璧亮表示,学校是现成托管资源最集中地方,学校应该积极响应支持,但切忌要求学校办成无限责任公司,“一包了之”。假期是家庭教育、滋养亲情的“黄金时段”,妥善安排是家长的“分内事”,家长切忌“一推了之”。要广泛动员共青团、妇联、工会、社区等组织,在“馆、宫、院、场”等社会公共、公益、普惠场所,开展“游、学、研、玩”等多种形式的假期活动,让社会力量为解决“假期难题”提供广阔思路,切忌“一旁观之”。

       参照课后服务的开展思路,薛海平表示,政府层面应发挥主导、引导作用,提供政策、经费等保障;学校层面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因地制宜、因校制宜制定课程、活动;积极吸纳大学生志愿者、社工、离退休教师、家长参与,还可以购买第三方服务。多方形成合力,提高暑期托管服务质量。

       今年,上海市暑托班将按师生比1∶5配备相应带班工作人员,招募超过1.2万名学生志愿者。松江团区委“小学生爱心暑托班”项目负责人表示,一个暑托班通常配备7名工作人员,包括1名本区教育系统在职在编教师担任班主任,1名社工,以及5名大学生志愿者。“暑托班不只是小学的事。以团区委与高校的区校共建工作为载体,暑托班活动吸引了许多在沪大学生参与,尤其是今后有志于从事教育工作的学生。一些街镇将暑托班选址在中学,高中生也积极报名。他们不仅成为辅助管理的一支力量,自身也能从活动中得到锻炼和成长。”该负责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