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盟热线:13802154217
物业百科
当前位置:主页 > 物业百科 >
新《民事诉讼法》 修改后对“物业费催缴诉讼”的影响简析

新《民事诉讼法》修改后对

物业费催缴诉讼的影响简析

 

——宋安成律师团队

 

2021年12月2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二次会议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决定》,自2022年1月1日起施行。此次修改加强了审判监督管理、完善了法律统一适用机制、强化了司法公开,保障了程序规范运行,确保案件质量效率。

 

现将修改前后的《民事诉讼法》进行罗列、比对,并附本次修改对对物业费催缴诉讼的影响,供各位读者学习参考。

 

 

第16条的修改明确了:1.在线诉讼需经当事人同意;2.在线诉讼与线下诉讼具有同等法律效力。这一制度推动民事诉讼方式与信息化时代相适应,为未来在线诉讼发展拓展制度空间。

 

在新冠疫情的时代背景下,允许通过网络平台在线进行诉讼活动显得尤为有意义。对物业服务企业来说,物业费催缴案件大多数均为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争议不大的简单案件,适合采用线上方式进行诉讼。在线诉讼方便快建,可以一定程度减少物业服务企业批量案件的诉讼成本。

 

 

关于“独任制”审理的修改条文集中在第40至43条。此次修改扩大了独任制的适用范围,解除了独任制与简易程序的严格绑定,推动独任制形式与审理程序灵活精准匹配,适应基层人民法院案件类型多元的工作实际。   

 

而物业费催缴诉讼往往都是由基层法院审理的基本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的一审民事案件。绝大多数案件适用简易程序小额诉讼模式(由独任审判员审理)民事诉讼法修改后,除部分继续适用小额诉讼模式之外的案件(标的大、业主反诉或下落不明等不适合用小额诉讼情形)无论是适用简易程序还是普通程序,甚至二审程序,此类案件都有可能由审判员一人独任审理。

 

独任审理相较以往合议庭审理,将会加快案件审理进程,降低企业累讼负担,减少企业的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但同时判决结果也更可能受到审判员个人风格和习惯的影响。

 

 

第90条的修改在遵循当事人自愿原则的基础上,扩大了电子送达适用范围,允许对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采用电子送达的方式,丰富送达渠道,保证电子送达有效性,切实保障当事人诉讼知情权。

    对于物业服务企业来说,判决文书改为电子送达,将进一步给物业服务企业参与诉讼提供便利,如物业服务企业聘请律师的,将省去法院将判决书邮寄给律师,律师转寄或联系当事人的繁琐过程,提高诉讼效率。从存档的角度,较以往收到纸质文书后扫描保存,省略了中间步骤,也更便于日后查询。

 

 

第95条的修改根据经济社会发展变化,将公告送达期限从60天修改为30天,缩短审理周期,降低诉讼成本、防止诉讼拖延。


    对于物业服务企业而言,此条修改将提高催缴对象为联系不上或定居海外的业主的案件审理效率。公告送达期间由60日缩短为30日,将大大加快需要公告送达的案件进程,给予物业企业公告案件的名额也可以一定数量的增加,缩短物业服务企业需花费的诉讼时间。

 

 对于物业费催缴诉讼而言,绝大多数均为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争议不大的简单案件,可以适用简易程序进行审理。

此条修改增加了简易程序审理的灵活度,避免了以往因审时受限转为繁琐审理的普通程序的情况,可以一定程度提高物业费催缴诉讼的效率。

此次民诉法对小额诉讼程序进行了比较大的修改,包括对标的额、审限、程序等多方面。

 

第165条第一款主要针对标的额数量的修改,提高了小额诉讼标的额上限,意味着能够使用小额诉讼程序的案件数量将进一步扩大。最高院于2020年1月15日发布的《民事诉讼程序繁简分流改革试点实施办法》第五条所示,在上海诉讼标的在五万元以下的案件,均可适用小额诉讼制度来进行审理。新诉讼法修改出台后,这一数额上限将进一步修改抬升,更多案件可以通过小额诉讼程序快速审结,将大大缩短双方当事人时间和金钱成本,提高诉讼效率。

 

第165条第二款规定了当事人双方自主约定适用小额诉讼程序的情形及标的额。因此以往标的额较高需要通过普通程序审理的案件,若在规定的标的额区间内,也可以通过双方当事人协商约定,选择方便快捷的小额诉讼程序解决纠纷。既保障了当事人程序选择权和利益处分权,也能有效发挥小额诉讼程序便捷、高效、一次性终局解纷的制度优势。

 

第168条进一步明确了审限,将原本3个月的小额诉讼审限缩短为“2+1”,此举将节约时间成本,提升诉讼效率。

 

多数物业服务企业追讨物业费的案件往往仅有几千元的诉讼标的,完全可以适用两个月内结案、无法上诉的小额诉讼制度。因此,此次修改将进一步节省物业服务企业催缴物业费诉讼所需的时间和金钱成本。对于暂时无法送达的,又符合小额诉讼的案件,延长一个月的审限可有效减少法院要求物业服务企业撤诉的情形发生。小额诉讼受理标的额的增加到上年度平均工资的50%(2022年上海市最新标的额为62,028元以下),将涉及欠费周期长、金额高或部分商业项目的物业费案件也纳入可适用范围。

 

第201条此次修改将司法确认程序适用范围从原来的仅限于“人民调解协议”,扩展至依法设立的调解组织调解达成的调解协议,进一步发挥司法确认制度对多元解纷方式的促进保障作用,丰富人民群众解纷渠道,推动矛盾纠纷源头治理。在司法确认管辖方面,根据调解主体和调解类型的不同,明确了三种情形下司法确认案件的管辖规则。既有利于完善诉调对接,便于审查和执行,又有效防控虚假调解和虚假确认的风险。

 

物业服务企业与业主之间催缴物业费的纠纷作为常见的民间纠纷,人民法院处理应对时,鼓励在与业主充分沟通的情况下能调解尽量调解。后续物业服务企业与业主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后,可以依法申请司法确认,使调解内容具备法律效力。

 

第201条修改主要是针对申请调解协议司法确认的管辖地,由原本只能向调解组织所在地基层人民法院提出,到现在可向作出邀请的人民法院、当事人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调解组织所在地的基层人民法院或合同约定的相应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也可看出法院对于达成调解的鼓励态度,同时为双方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充分提供更便利的条件,便于物业服务企业及业主促成和解。